笔趣阁 > 历史穿越 > 我在大唐有后台 > 第197章 【大战之前的琐碎事,过日子也许就是平平淡淡】
    其实此时天色并不算太晚,换算成后世时间顶多是晚上九点。这个时间点,真的不算晚。

    倘若真是搁在后世,这时间正是浪的飞起的时候。

    比如洗浴中心,这时候肯定灯火辉煌,比如街边发廊,这时候必然温暖如家,若是不小心进入某些小巷子,会有一些漂亮小姐姐柔情默默看着你,当你稍微有所意动的时候,小姐姐顿时会欣喜招手,喊一句:“老板,来玩呀”

    萍水相逢,却能如此温柔,夜风那么凉,怎能忍心看着小姐姐站在夜风中,必然是要尽一份心意,让小姐姐们早点收工才好,对吧。

    可惜这是灯红酒绿的后世,所以晚上九点才不算天色晚。

    但是搁在眼下的大唐,亥时(晚9点至11点)绝对算是深夜了。

    即是深夜,自当归家。

    天上一轮明月,照的天地银白,顾天涯趁着月色明媚,步履急速的回到了家中。

    按照这时代的规矩,他回家的时间算是晚了。

    所以老娘已经堵在门口,面上带着些许的不满意,略显埋怨的道:“怎么这么晚?”

    顾天涯微微欠身,小心翼翼的解释道:“今晚事多,稍微忙了一些。忙完事情之后,又陪着大哥二哥聊了一阵子。所以,回来的就晚了一点点”

    他说着踮起脚尖,朝着院子里远远张望,脸上堆起满满的讨好微笑,小声小气的问道:“宝宝睡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呢!小家伙一到晚上就精神。这会儿正折腾,等会儿还要吃一顿奶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进去看看行不?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老娘没有说话,而是举着一根火烛,对着顾天涯身上来回一照,口中念念有词说着一些话,顾天涯乖乖挺直身子,乖乖让老娘用火烛照他。

    老半天后,算是完成了这个封建迷信一般的举动,老娘这才瞪他一眼,示意可以抬脚进门,

    顾天涯如蒙大赦,欢欢喜喜的窜进院子。

    后面响起关门的声音,耳听老娘语气还是带着埋怨,絮絮叨叨的道:“以后不准这么晚了啊,回来晚了容易招那些东西,宝宝还小,对宝宝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!”

    顾天涯根本不敢反驳,只敢点头如小鸡吃米。突然微微一怔,愕然看着关上的院门,道:“娘,你今晚不在屋里睡吗?”

    只听大门外传来老娘的低笑,道:“虎宝宝满月了,不用我陪着啦。打从今晚开始,你可以住在屋里。娘回自己的屋子那边,以后只会在白天过来陪孙子”

    絮絮叨叨的声音慢慢远去,但是深夜里即使很远也能听清,不断道:“记住后半夜你不要随意开院门啊,记住了,不能随意开院门”

    顾天涯有些不放心,追到院门口往外张望,却见老娘慢慢走回相邻的小院,却又站在院门口笑呵呵的跟人说着话。

    那是一小队守夜的兵丁,此时正恭恭敬敬的垂手站着,个个口称老夫人,言语之间透着讨好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小卒,似乎说了几句祝福虎宝宝的话,惹的老娘十分欣慰,笑的越发慈眉善目。

    顾天涯这才放心,转身越过院子回屋。

    他才走到门口,就听到昭宁慌里慌张的乱叫,道:“拉了拉了,快擦粑粑,尿布给我拿一片过来,快点端温水给宝宝洗洗小屁股”

    一阵鸡飞狗跳!

    屋子里侍候着两个丫头,正是小青和小柔姐妹俩,可怜堂堂娘子军的将领,此时手忙脚乱的乱窜,一个去拿尿布,一个去端热水,匆匆忙乱之间,却有一种温馨弥漫。

    顾天涯呵呵而笑,抬脚迈过门槛进屋。

    “呀!”

    两个丫头看到他来,顿时都小声惊叫一下,也不知因为何故,脸蛋儿都有些发红。

    顾天涯倒没有多想,直接走到小柔跟前伸出手,笑着道:“尿布给我吧,这东西我会换!”

    “您会换?”小柔的大眼睛眨呀眨呀的,明显透着一股子好奇和不信。

    顾天涯也不多话,顺手把尿布拿了过来,然后走到床边,俯身弯腰下去。

    解开小襁褓,先把脏的尿布抽出来。

    一条沾了温水的软布,轻轻在虎宝宝的小屁股上擦一圈。

    再用干布沾走湿气。

    最后把新的尿布包在小屁屁上。

    这一套动作下来,既轻柔又顺畅,看的两个丫头睁大眼睛,昭宁也是满脸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屋里三个女人,明显都是一种敬佩莫名的架势。

    足足良久之后,昭宁才下意识开口,极其纳闷的道:“这世上还有什么你不会的吗?”

    顾天涯嘿嘿低笑,顺手把孩子抱在怀里,三个女人眼睛又是一亮,发现他抱孩子的姿势十分娴熟。

    虎宝宝仿佛也十分满意,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,似在好奇观看,精气神十足。

    顾天涯底下头去,轻轻用鼻尖碰触儿子,小家伙像是被他弄的有些痒,咯咯咯咯的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逗弄宝宝半天,只觉心满意足,顾天涯这才轻轻弯腰,重新把小襁褓放回床上。哪知昭宁急急接手,连忙将孩子抱在怀里,道:“要吃奶了呢,到吃奶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直接解开胸衣,把身子微微前倾凑近小孩嘴边。

    这番动作毫无避讳,有一种顺理成章的娴熟,顾天涯倒没感觉如何,小青和小柔却脸蛋通红,一齐慌乱的道:“我们先出去,等会再进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像是逃跑一般窜出了门。

    顾天涯楞在原地。

    昭宁低低而笑,道:“这俩丫头羞涩了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摸了摸后脑勺,愕然道:“这有什么可羞涩的?”

    昭宁指指自己的胸口,瞪他一眼道:“当然是看我喂奶不好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更加愕然,纳闷道:“她们在屋里伺候了一个月,每天都要看见你给宝宝喂奶吧?平时也没见她们羞涩啊,一直不都是呆在屋子里吗?”

    昭宁又瞪了他一眼,道:“呆瓜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隐约好像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虎宝宝不愧是昭宁的儿子,吃饭的速度透着一股子将门风范,吧唧吧唧之间,吃的很是香甜,小孩子最幸福的时刻就是吃奶,所以吃着吃着就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顾天涯半坐在床边看了一眼,压低声音道:“睡着了”

    昭宁冲他示意一下,小声小气的道:“你声音小点,可别把他吵醒了,一旦吵醒了,又是个小魔王,最起码要折腾大半夜,才会放过咱们再次睡去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登时一凛,连忙点头如捣蒜,道:“是是是,可不敢吵醒。”

    昭宁像是想笑,眸子里却全是温柔,她将虎宝宝的襁褓轻柔放下,然后一点一点的朝着床边挪动,足足好半天之后,方才挪到床边位置。

    夫妻俩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口。

    终于,没有把孩子吵醒。

    昭宁满脸惊喜,使劲伸了一个懒腰,道:“可算是能歇息一会了。”

    小两口蹑手捏脚的走出里间,蹑手捏脚的走到正屋里说话。

    此时月挂中天,银白的月光透过窗子照进屋中,昭宁伸手挽住顾天涯胳膊,然后把脑袋轻轻放在他的肩膀,喃喃道:“一个月了呢”

    顾天涯心里一抽,连忙道:“你方才生养不久,现在可不能乱来。”

    昭宁瞪他一眼,吃吃低笑道:“我戎马多年,体格岂是普通女子可比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脑袋摇的像个拨浪鼓,道:“不行,不行,你方才生养不久,现在乱来会糟蹋身子。”

    昭宁坏坏的笑起来,媚眼如丝的道:“你不憋的慌吗?”

    顾天涯一脸正气,义正言辞的道:“吾乃当世柳下惠。”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昭宁轻轻啐他一口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没有一点娘子军女大帅的英气,反而像个胡搅蛮缠的小女人,眉眼之间全是女人家的秀气,忽然再次低声坏笑,吃吃道:“要不,让小青和小柔伺候你?两个丫头年纪都不小了,若是搁在别的人家早就嫁人了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更加义正言辞,脑袋直摇的道:“吾乃当世柳下惠。”

    昭宁笑的像只小狐狸。

    她不再捉弄顾天涯,只是把脑袋搁在顾天涯肩膀上,柔柔的道:“陪我看看月色吧,我有一个月没能出门了呢”

    顾天涯迟疑一下,随即温声道:“夜晚风凉,出屋容易冻着。你若真是想看月光,我陪你站在窗边看一会吧,”

    昭宁轻轻‘嗯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顾天涯慢慢挪动脚步,陪着她一起走到窗户边。

    昭宁仍是把头搁在他肩膀上,似乎并未真的去看外面月色,但是口中却呢喃一声,柔柔道:“今晚月色真美啊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知道她其实并不在乎夜色,她只是享受这种被他揽在怀里的感觉。

    夫妻俩静静站在窗户边上,默默欣赏着天中那一轮皎洁明月。

    气氛特别的温馨。

    足足良久之后,昭宁才又开口,这次说的却是正事,问他道:“明天就要给宝宝洗礼,场面上的事情都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顾天涯点了点头,道:“这个你放心,保证场面红火。”

    昭宁‘嗯’了一声,像是放心下来,不过很快又问道:“酒食够吗?桌椅够吗?还有伺候酒宴的人手,可不能到时候捉襟见肘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十分好脾气的一条一条给她细说,道:“酒食肯定足够,燕九他们后半夜就会开始宰羊,这次准备宰杀一百头黄羊,村里的嫂子们都会过来帮着做饭。另外还要宰杀十几口猪,明天我亲自指挥人弄上一顿杀猪饭。”

    说着停了一停,紧跟着又道:“至于桌椅这些,密云孙氏昨天就派人送来了,他家出动了一百多个家丁,今晚会连夜在驿站那边摆放桌椅。”

    昭宁像是有些不满意,道:“咱孩子洗礼,不能老用外人。这样有失风范,会让别人看笑话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笑了起来,温声安抚她道:“放心吧,不会丢人的。明天的场合之上,保证人手足够使用。”

    昭宁又‘嗯’了一声,但是忍不住又道:“要有迎宾待客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有,程处默他们出身不凡,身为我的弟子充任迎宾足可以让大家满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只有六个徒弟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六个人充任迎宾不够是吧?放心放心,还有一些人负责迎宾。道门来了一些小道童,个个都是各家山门的嫡支传承,我专门数了一数,竟然有十四个人,加上程处默他们,正好凑出二十个迎宾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个,嗯,勉强能支撑场合了。我是大唐公主,咱家虎宝宝乃是国公,场面小了可不行,我不能让孩子丢了脸。”

    其实昭宁并不是一个在意富贵的女人,但是女人一旦做了母亲就会有所改变,她不断絮絮叨叨,询问着各种琐事。

    顾天涯一直顺着她说话,好声好气的解释着各种安排。

    这或者就是过日子的常态,许许多多的琐事凑成了日常,虽然看似繁琐,然而却有默默温馨。

    但是昭宁毕竟不是普通女子。

    她忽然又问道:“马三保他们呢?为什么这几天不见人影。他是顾氏家臣,按照规矩应该每天早上都给虎宝宝请安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缓缓吐出一口气,道:“他要给小主人送上一份厚礼,所以带着兵马去了云州。”

    昭宁先是一怔,随即俏脸肃重起来,她一双眸子闪烁精光,若有所思的问道:“要打梁师都?还是要打突厥人?”

    不愧是一代女帅,只要谈起战事顿时精明过人。

    顾天涯看她一眼,轻声道:“眼下虽然只是八月份,但是草原那边已经有了寒霜,按照这个情况推算,今年必然会是一个大寒冬。突厥人不事生产,遇到寒灾必然掠夺,所以,他们肯定会大举南下。”

    说着停了一停,紧跟着又道:“年年来犯,年年杀人,自古有句老话,人善总会受欺,故而,我们要给他们来一下狠的。”

    昭宁仰起头看他,好半天后才轻轻开口,略显不满的道:“是二哥的主意吗?他做舅舅的竟然借着外甥满月洗礼设谋。就不能等等,非要大喜之日杀人。”

    顾天涯笑了起来,温声道:“这你可错怪他了,其实这事是我主动提出,然后大哥和二哥一起参与,我们三兄弟共同策划这一计策”

    说着生怕昭宁不满,连忙解释又道:“虎宝宝的满月洗礼只有明天一天,明天我们肯定不会动兵打仗的。”

    然而昭宁却缓缓摇头,俏脸一片肃重的道:“你不用骗我,肯定就是明天。既然你们设下了计策,肯定是故意把咱家宝宝的洗礼作为漏洞,无论梁师都也好,还是突厥人也罢,他们一旦中计,必然会在明天起兵”

    顾天涯有些尴尬,讪讪道:“我忘了你是大帅之才。”

    这等于是承认了昭宁的猜测。

    明天虎宝宝满月洗礼之时,恰是要和突厥人来一下狠的时候。

    这一仗,将会把历史上的渭水之战提前两年。但是,绝不会再有耻辱无比的缔结盟约。

    腰杆若想挺直,必须打出来才行。

    夜很深了,天下同一轮月下。

    此时西北云州,霜气慢慢降下。虽然才是八月之节,然而西北一带已有寒意,但是三千铁骑好不在意寒气,反而人人脸上现出一种狂热。

    多少年了,汉家一直被突厥人摁着打,然而今晚过去之后,这种屈辱再也不会有了。

    他们要干突厥人。

    马三宝浑身甲胄,目光肃重一片,忽然转头看向一侧,对着一个同样满身甲胄的青年恭声开口,道:“咱真是想不到,您竟然也会来。这一战,其实您不用来。”

    那青年淡淡一笑,道:“你是顾氏家臣,要给小主人送礼,我身为虎宝宝的舅舅,同样也想给小外甥送礼。”

    说着似乎目光有些迟疑,遥遥看向远处一抹倩影,语气有些敬畏的道:“那位做姑姑的嫦娥仙女,不是同样要给她的小侄儿送礼么。”

    马三宝轻轻吐出一口气,由衷出声道:“突厥人真够倒霉的”

    大唐第一猛将李元吉,外加仙女一般的顾嫦娥,这两人参与到今次战事之中,也不知道突厥那边要死多少人。

    马三宝深深的为突厥人表示默哀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是后半夜,距离清晨顶多仅有两个时辰,远处响起一阵叮当之声,军中的伙夫已经开始埋锅造饭。

    大战之前进餐,才能保证体力,古代打仗其实没什么太大的技巧,战士们吃饱喝足就是最大的战力。

    这一顿饭,吃的全是肉。

    今天发的是二合一章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