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医品至尊 > 正文 1736 刘莹莹的心
    丁宁神色平静的诉说着沈牧晴的过去,和他们相识以来所发生的点点滴滴。

    可刘莹莹却能从中感受到他如海般的深情,眼眶竟然不知不觉中湿润了,心里低声呢喃道,幸好有你,牧晴姐才能活到现在。

    想起当时因为自己的父母被绑架,再加上被人挑唆,她被仇恨一时蒙蔽了眼睛,竟然愚蠢的按照那些人的指使想要杀死丁宁,就让她感觉愧疚难当。

    这世上,只有丁宁能够救牧晴姐,他若是死了,牧晴姐也活不成,自己竟然想要杀死牧晴姐活下去的唯一希望,还让牧晴姐中了枪,这让她如何能不悔恨难当。

    “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,虽然我曾经恨过你,但牧晴既然都选择了要原谅你,我自然也不会再去恨你,当然,我不会去左右你的想法,你还可以继续恨我,甚至想办法杀了我替你那个堂哥报仇。”

    丁宁看着刘莹莹,表情平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报仇?我已经错了一次了,怎么可能还会去错第二次?之前是因为我觉得堂哥不会做出那种事情,认为他是被你陷害的,所以才会做出那种不理智的举动,结果却差点害死了牧晴姐,我已经够愧疚的了,牧晴姐是天下最善良,最美丽,最温柔,最好心的女孩,我情愿自己死,也不会去伤害她的。”

    刘莹莹低垂着头,忏悔般的低声呢喃道,若不是丁宁耳力远超常人,恐怕都听不到她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让你去害牧晴,我是说,如果你恨我,我可以给你机会找我报仇的,毕竟,盛隆集团的破产,你们过着现在的困难生活,虽然并非我的本意,但多多少少都跟我有些关系的,你有恨我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丁宁叹息一声,轻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刘莹莹抬起头来,那张纯净还有些许青涩的漂亮脸蛋上此刻已经挂满了眼泪,身体在微微的颤抖着,声音里带着一丝嘶哑和疲惫,轻轻的摇了摇头:“仇恨这两个字眼实在是沉重了,这些日子,我每晚都做噩梦,一闭眼就能梦到牧晴姐倒在血泊中的样子,让我好害怕好难过,我不想报仇,也没什么仇好报,我只想简简单单平平淡淡的生活,做好牧晴姐姐交给我的事情,能够稍微弥补一下我犯的错,也能让我心里的愧疚减轻一点,那我就很满足了。”

    丁宁深深的看着这个被仇恨蒙蔽了眼睛做了一回魔鬼的女孩,知道她说的不是假话,还真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啊,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样子,心里生出无限的怜惜之情,鬼使神差的伸出手,轻轻的为她擦拭着眼泪。

    刘莹莹被他的举动弄的浑身一僵,脸上唰的一下变的通红,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一步,避开他的手,低垂下脑袋,声音颤抖着道:“丁……大哥,不……不要这样,牧晴姐知道了会不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丁宁的动作一滞,手尴尬的悬在半空,脸上的表情要多尴尬有多尴尬,暗骂一声自己真是有病,怎么能做出这样让人误会的亲密举动。

    见丁宁不说话,刘莹莹心里慌了,还以为他生气了,低着头羞红着脸声如蚊呐般的轻声道:“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,牧晴姐不会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你牧晴姐答应呢?那你愿意吗?”

    丁宁闻言却眼睛一亮,试探的话语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他本来只是怜花惜玉的老毛病犯了,哪里会真的想去招惹刘莹莹,可此刻听她话中的含义似乎对自己并不反感。

    虽然明知道不该再去招惹任何女人,特别是刘莹莹这样单纯善良的女孩,但听她话中的意思似乎对自己并不反感,这让他不由大感好奇。

    按理说,刘莹莹就算不恨他,但也不会喜欢上他才对,可她的反应却很不正常,反而给人一种暗恋着他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刘莹莹羞的无地自容,连耳朵根子都红透了,忸怩的耷拉着脑袋,跟做错事挨老师批评的小学生似的,局促不安的用一只脚尖不停的在地板上画着圈圈。

    说起对丁宁的感觉,她也很茫然,就算不恨他,也不可能爱上他才对,可她却偏偏对丁宁有着一种说不上来的好感。

    说起来,事情其实也没有很复杂,首先是沈牧晴以前经常会在她面前说起丁宁,一说起来就会眉飞色舞,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,当然,说的肯定都是好话,说他如何如何优秀,如何如何具有正义感,如何如何博学多才……

    这让她逐渐对丁宁这个人感到好奇,他真有牧晴姐说的那么优秀吗?

    随着沈牧晴越说越多,她心中的好奇也在逐渐发酵,每个女人天生都具有着白马王子情结,她又是情窦初开的年纪,就悄悄的留意了一下丁宁这个人,尽管并不是全部,但却已经足够满足她对白马王子所有的美好想象。

    于是,让这种好奇就随着时间的推移,慢慢的变成了一种羡慕,一种对沈牧晴的羡慕,觉得她真的好幸福,竟然能够遇到这么完美而优秀的男生。

    所以,在随着沈牧晴去缅国时,想到有可能会见到这个梦中王子般的人物,她的心情是紧张而期盼的。

    丁宁也确实没有让他失望,英俊挺拔、温文儒雅、谈吐风趣、气质卓尔不群,特别是他那略带磁性的声音和阳光般的温暖笑容,让她深深的为之迷醉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每次丁宁和她微笑着说话时,她都心如小鹿乱撞,大脑一阵阵的眩晕,感觉自己喝醉了酒似的,心都快要跳出胸腔来了。

    若不是她理智的清楚牧晴姐和丁宁才是一对,她绝不能破坏牧晴姐的幸福,恐怕她早就忍不住横刀夺爱了,但,爱上一个人的滋味如同毒蛇般噬咬着她的灵魂,让她深深的嫉妒起了沈牧晴。

    后来,事情的发展完全脱离了她的想象,也让她陷入了痛苦和挣扎之中,在要不要配合那些人杀掉丁宁这个问题上纠结万分。

    但最终,经过艰难的挣扎,还是仇恨和父母的安危占据了上风,让她做出了动手的选择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当时她的心里是有着一种毁灭性的扭曲快感的,她已经做好了准备,只等杀了丁宁救出父母后,她就会自杀为他陪葬,甚至计划着如何才能在自己死后和他葬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样,她活着的时候无法和沈牧晴争丁宁,但死后就能和他在一起了,可她却没有想到丁宁没什么事,反而差点害死了牧晴姐。

    若说在这世上,她最不想伤害的是谁,无疑就是在她最困难的时候给她工作,鼓励她安慰她,让她走出阴翳的沈牧晴了。

    当丁宁掐着她的脖子,用充满厌恶和仇恨的疯狂眼神看着她时,她知道丁宁已经恨她入骨,那一刻,她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,生无可恋,心灰意冷的只想一心求死,不管怎么样,能够死在喜欢的男人手中也是种奢侈的幸福吧。

    可后来,沈牧晴倒在血泊之中已经油尽灯枯,还不忘求丁宁放过她,那一刻,刘莹莹彻底的崩溃了。

    她恨自己,怎么可以去嫉妒心地如此善良的牧晴姐,还恬不知耻的想着去和她争男人,简直是忘恩负义,禽兽不如。

    后来,丁宁救活了沈牧晴,还和她深谈了一次,让她终于弄清楚了事情真相,当然,她也不可能完全相信丁宁,但出于对沈牧晴的愧疚,她还是决定接受公司,再慢慢调查事情的真相。

    回到宁海后,她的心全是空的,只能把所有的心思都扑在工作和照顾父亲的事情上,竭力让自己不要去想那个不该惦记的人。

    当然,对丁宁的调查也随之展开,随着她一个在宁大上学的同学披露的消息,调查出来的事情越多就让她越是感到煎熬,没想到沈牧晴所描述的优秀,根本不足以形容其其万一。

    医学院特聘的医学教授,中医麻醉的创始人和推广人,中医麻醉学院的院长,国家科技院终身荣誉院士,米豆口服液的研发者,诺贝尔医学奖的提名者……

    这一桩桩一件件,随便哪一样拿出来都足够光宗耀祖,寻常人奋斗一生都未必能得到的荣誉,却全都出现在这个今年还未满二十三周岁的年轻人身上,说他优秀简直都是在侮辱他,这根本就是个妖孽啊。

    丁宁越是杰出,就越是让刘莹莹欲罢不能,只要一想到他现在如此痛恨自己,这辈子恐怕都不会原谅自己了,她的心就忍不住隐隐作疼。

    所以在看到丁宁突然出现时,她的心情是喜悦大过紧张的,只是她不想让他看不起自己,所以才倔强的说自己能搞定。

    但当丁宁突然伸手为她擦拭眼泪时,她出于本能的躲开了,但躲开后就开始后悔,多好的机会啊,自己朝思暮想的不就是想要有这么一天吗?

    说实话,她躲开后才发现丁宁看着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怜惜和疼爱,这让她心里跟吃了蜜似的甜,脑筋一转,补救般的说出了那句令人无限遐想的话来。

    丁宁试探性的问话,刘莹莹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她是真的不想伤害沈牧晴,但却又舍不得丁宁,毕竟,这是她的初恋,她唯一爱上的男人。

    丁宁笑了,虽然刘莹莹回答的模棱两可,但其中的意味已经不言而喻,她心里是有自己的。

    郎有情,妾有意,丁宁立刻把萧诺的敲打抛到了九霄云外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心里也是喜欢着刘莹莹的,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那要追溯到他被战神图腾给变成小孩子的那几天。

    这姑娘当时单纯的要命,哪里会想到一个大人会变成小孩子,更不会防备他了。

    所以,那两天丁宁撒娇卖萌的可没少占她的便宜,甚至还看过她换衣服。

    毕竟缅国比较热,翡翠公盘又是人来熙往的,每次都会挤出一身臭汗,刘莹莹回酒店第一件事就是洗澡换衣服,他有幸亲眼目睹过一次,还是大大方方的盯着看,被她发现后还嗔怪着笑骂他小色狼呢。